惑川

emmmmmmmmm....

【全职高手】回来好不好。

直接开始。写的不好  勿怪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今天是你生日哎,你这是多少岁了?20?好像是啊,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啊,慢慢的和你说,我先给你说一下啊,你的账号卡,我征用了,你不要去联盟那里揭发我,说我盗用你的账号卡,材料都是我给你打的,级也是我给你升的,你要是想要,直接来找我拿,把材料费和技术费付清我就还给你,要是你给不起,人给我就好,虽然抵不了材料费嘛,但是我还是不嫌弃你的,你要好好感谢哥,最好请我吃顿饭....我要再说一遍,你千万不要去麻烦联盟,冯主席认不到你 ,没空理你的,要是被欺负了,千万不要说认识我,丢人,也不要说你妹的名字,更丢人,你可以拿你的账号卡说事,但至于他信不信又是一回事了,我说说而已,要是我真接到联盟电话,就等着我好好收拾你吧!对了,我给你讲,你得好好感谢我,我给你拿了一个总冠军哎,用你捣鼓出来的号,你的伞很厉害,对手呢,都打不赢我的,主要是因为我更厉害,不过冠军呢,只拿了一个,多一个怕你骄傲,也怕你超越不了我,你要超越我起码都要拿三个冠军,也不知道你行不行,先打败我再说吧 ,免得出去丢人现眼的,还有那个个人赛,我给你留了一场,给你一个打败我的机会,我知道你直接和我打,肯定是打不赢的,你得感谢感谢哥吧.....那什么,你妹现在过得很好,她也拿了一个总冠军,我带的,我知道你要说你带你也行,可是你不在....啊,是吧..不要太感动,以身相许就好.”叶修看着面前的坟墓像黄少天附身一样,一直说个不停,“有人问我关于你的事,你猜我怎么说的,你肯定觉得我会大肆的夸你一番,然后说你是我手下败将是吧?你想多了我只说了一句话,‘我有个朋友,荣耀玩得特别好,后来,他死了’就问你气不气,气死你....啊,不对,你已经....死....了,真是的,过马路都不小心点啊....”叶修对着坟墓半跪了下来,用着修长的手指在墓志铭上摩挲,血渐渐染红了字体,而叶修却未感到一丝疼痛,眼神迷离的看着被自己的血染红的字体,回忆闪回到那个夏天: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正噼里啪啦的打着游戏,嘴里不停地抱怨着“买饭买到哪儿去了,怎么还没回来,真是的,要饿死哥么!”手机在键盘旁边微微震动着,叶修看了一眼,110?什么情况?火速打完竞技场,接了电话,“啪嗒——”手机摔落在地上,一瞬间,只听到了关门声,过了一会儿,房间里恢复寂静,只有手机里的声音还在作响:“........你的朋友现在正在H市医院接受抢救....情况很不妙,肇事者逃逸....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叶修赶到医院时,迎接他的,是躺在病床上的一个安详的男子,叶修走上前去,看着他安详的面容,一切都像睡着了一样,除了面容带着苍白和渐渐逝去的体温,一切都和往常一样...好像什么都没变啊....叶修低头喃喃道:“你怎么了?不是因为打不赢我就和我开玩笑吧,喂!你起来啊,不要开玩笑了....好不好....你起来啊...喂!你不是说让我不要太猖狂吗?说人生路还长啊,你不是要打败我么....你真想从头再来啊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你搞笑呢,怎么可能从头再来嘛....别啊....你从头再来了...我怎么办....我认输...你赢了,你赢了好不好,你起来起来起来啊!我输了,求求你不要和我开玩笑了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苏沐橙向这边跑过来,对着安详的男子大哭的时候,叶修才明白,这不是玩笑,他真的不要自己了...而且很彻底...“喂,你不要不要我,在那边等着我,不准再找pk的对象,你还没打败我呢...”叶修拉了拉已经僵硬的手指,认真的对着宛若睡着的年轻男子说道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迷离的眼神回到了现实,瞬间变得凄迷起来,手指从墓志铭上离开,血水滴在地上,染红了地板和叶修的眼睛,“我想你了,苏沐秋....我好想你...你怎么忍心留我一个人呢.....你跑不掉的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当陈果陪着苏沐橙过来的时候,却看见骄傲的叶修像一位新郎一样,捧着一束白玫瑰,玫瑰上沾着几滴血,单膝下跪,郑重的捧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,无名指上还带着一枚同款情侣的戒指,阳光洒在戒指上,泛着点点微光,几只白鸽在空中飞旋,宛如天神般的婚礼却让陈果突然泣不成声,抱住苏沐橙,压抑着自己痛苦的哭声,却发现苏沐橙早已经哭成泪人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,不,其实我很爱你,嫁给我吧,不要拒绝我,苏沐秋,我想和你过完我能过得所有的日子,你逃不了的。”叶修对着墓碑上笑的如同春风般的男子许下了的咒语般的诺言“你只能是我的,永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ag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【全职高手】关于野图boss争夺的黑幕

      emmmmm......

      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....

      “蓝河!野图boss刷新了!”“喂喂喂!蓝河,野图boss!”“蓝河野图boss坐标(2047,570)”“蓝河蓝河!”......晚上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蓝河的私聊对话框一阵爆炸,蓝河扶了扶额头,满脸无奈,点开系舟的对话框,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,又按了回车键,直接发送了语音:“哪个boss”“50级,蓝晶骑士。”蓝河想了想:“带一个团吧?”“君莫笑来了。”蓝河正点着语音,看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往椅子后倒去,系舟点开语音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有些疑惑的问到:“蓝河,你怎么了?”蓝河从地上爬起来,咬了咬牙,尴尬的笑着:“没啥,我这边放烟花呢!”“嗯?是么?”“是啊是啊,对了,君莫笑带人上了?”“还没有,好像是在等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蓝河疑惑的思索着,点开君莫笑的对话框,打了一串字:“大神,你知道刷新野图boss了么?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H市的一个房间里.....

        叶修修长的手指在桌面敲着,另一只手百般无聊地撑着自己的头,眼睛眯成的一条线,显得十分慵懒,看着蓝河的对话框弹出来,眼睛微微睁大,嘴角勾出一丝笑意,心里想着:小家伙真蠢,蓝溪阁的人就在我面前呢,还装。叶修写了一条消息:“知道,等着你呢。”手指敲了敲桌子,按了清除,又重新写了一条:“看见你们蓝溪阁的人了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看着这条消息,嘴角抽了抽,突然很无奈:对啊,大神面前我装什么装,真是个白痴...却遗忘了系舟刚刚说的他好像在等什么人...蓝河回了君莫笑一个尴尬的笑容,便关了对话框,随手点开春易老的私聊告诉他蓝晶骑士和君莫笑的事情,蓝河看着春易老发过来的消息,内心崩溃,又重新点开了君莫笑的对话框:“大神,这个boss我们有用...要不你开个条件?”春易老的回复只有几个字:“战队有需求,必须拿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而叶修刚刚挂了给喻文州的电话:
         “喂?叶修,有什么事情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文州啊,嘿嘿嘿,那什么,帮我个忙呗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电话外的喻文州眉头皱了皱:“好好说话,少天在旁边听着呢,什么忙,说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,那什么你等会儿给你们战队的公会说一下,50级的蓝晶骑士有需求。下次请你和少天吃百味香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听着这句话,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喻文州,喃喃道:“队长~”  喻文州宠溺的看着黄少天,“还有没?”手上却没有停下动作,已经给公会会长春易老发了消息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了,谢.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嘟嘟嘟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邪魅一笑,看着蓝河发来的消息,手指缓慢的在键盘上移动,像是在抚摸着某个人的身躯:“怎么?战队有需求?”“这个...嘿嘿嘿..保密。”“这样啊....”叶修故作神秘,蓝河紧张的吞了吞口水,“什么条件都可以!只要有!”叶修瞬间手速飞飚:“来H市见我,我就给你。”“啊?这....”“要不然以后蓝晶骑士你们就别拿了....”蓝河又一次愤愤地咬咬牙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为了战队,只好买上去H市的飞机票,“好!算你狠!那今天的boss?”“先让给你们吧,153********这是我电话,到了给我打电话,如果你不来...”用力的点开系舟的对话框,蓝河愤怒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得啪啪作响,对着系舟交代了几句便匆忙下线,赶往去机场的路上....“呵呵呵呵....”叶修低沉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,久久不绝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!”蓝河对着电话大声的吼着,机场路过的人都转头看着他,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降低分贝,“你在哪儿?我到了。”“你身后。”“啊!”蓝河吓的大叫,回头一看,一个长得比自己帅多的男子正向自己走来,修长而又白嫩的手指拿着一部手机,“这就是君莫笑么?大名鼎鼎的叶修?那么帅啊....”当叶修站到正在失神的蓝河的跟前时,蓝河才发现原来这个家伙比自己高那么多,不满的抬起头,却被叶修摁了下去,“走吧,去我家。(叶修在H市用自己的钱买了一套房子)”拉着蓝河就走,机场的人看着这边,暧昧的笑了笑,蓝河瞬间脸红到爆炸,想用力甩开叶修的手,却发现这人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,无奈的蓝河只好乖乖地跟在叶修的后面,往叶修的家里走去,这个可怜的小家伙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...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强制性的把蓝河拉回家后,便逼着蓝河喝了一杯白水,蓝河虽有疑问,但也觉得无碍,当叶修看着他喝下那杯水后,便坐在沙发上,嘴角暗藏一抹笑意的看着蓝河的脸越来越红,眼睛眯了眯,眼色暗沉了下去,蓝河感受到叶修如狼一般的的眼神,才感到身体不适,全身发烫,身子软软的,直接向地上倒去,蓝河闭着眼睛准备接受这地下对他真诚的拥抱时,发现地下十分的柔软,闭着眼用手摸了过去,发现还有温度,眼睫毛闪了闪,睁开了眼睛,马上吓了一跳,一张硕大的脸对着自己,晃了晃神,“叶叶修...你你你这是...啊!”蓝河紧张的口齿不清,咬到了自己的舌头,惨叫一声,瞬间眼睛里泪汪汪的,叶修不怀好意的笑了笑:“不好意思,我忘了刚刚给你的那杯水我放了药...”“泥喂甚么腰方咬!”蓝河大着舌头,激动的说到!“因为……我喜欢你啊!”叶修看着瞬间安静的蓝河,再次一笑,抱着他走进了自己的卧室....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白天到晚上再到白天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河睁开眼睛,感到全身无力酸软,“叶修这个混蛋!我....”叽里咕噜乱骂一通才发现叶修躺在自己身边,撑着头看着自己,似笑非笑,“我我我我!”蓝河瞬间想逃跑,却发现....叶修这家伙居然还没有出去...蓝河深呼吸了几次,刚刚平静下来的情绪,在对上叶修的眼睛时,便马上怂了下来,叶修看着这样子的蓝河,无奈的笑了笑,用手抚摸上了蓝河的脸:“你喜欢我么?”看着蓝河欲言又止的模样,眼神依旧柔和,但深处有一丝冷冽闪过,不喜欢也没关系,你逃不了了,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我我,好像喜欢你吧?”蓝河吞吞吐吐的说道,叶修猛的一动,脸上透露出压抑后的狂喜“没关系,来日方长,只要你不离开我....”蓝河看着这样的叶修,心里一痛,这可是叶神啊,那么骄傲的人啊!蓝河眼神坚定了下来,轻轻的吻住了叶修的嘴唇打断了他的话,便马上闪开:“我也喜欢你,叶修。”叶修看着他,眼神火热的似乎要把他这样的模样刻入自己的脑海,“再说一遍!?”“我喜欢你了!叶修!啊!别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又一天过去了.....

         蓝河拿着账号卡用叶修的电脑登录了游戏,看着系舟给自己发的消息:“真神奇,君莫笑这几天都没登录游戏!不过boss还是被抢走了一只”“……”蓝河回忆起这几天的生活,抽了抽嘴角,“以后君莫笑不会和我们蓝溪阁抢boss了!”系舟没有打字,而是发了语音过来,带着不可思议的口气:“真的?话说,蓝河这几天你干嘛去了?你不会把自己卖了吧?!”蓝河回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叶修,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...“呵呵呵!系舟野图boss刷新了,快带一个团去抢,我随后就到!”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ag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emmmmm....
      

emmmm...

emmmmm....
    国家队训练营

 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咳....”张新杰推开训练营大门,顿时云雾缭绕,咳个不停:“谁啊?真是的...”
         在烟雾中,两台电脑隐约闪着光,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回答了张新杰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!你又在训练营抽烟!那边不是给你弄了吸烟区了吗?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哟,新杰来了啊,”键盘声骤停,荣耀闪烁在叶修面前的电脑上,“老韩,你不行啊,听到新杰来了就这样子,看来想打败我还早着呢,”叶修把烟头拈灭在烟灰缸中,站起身来,“新杰,过来.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闭嘴,”韩文清站起身来,瞪了叶修一眼,叶修挑着眉笑了一下,不可否置的摇摇头,走到张新杰面前拍了拍他的肩,打开训练营的门,准备关门离开时,猛的一回头大声喊到:“老韩加油啊!”韩文清愣了愣,准备狠狠地用眼睛一扫,却发现叶修早已经关上门逃之夭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韩文清一扫往日的模样,慢慢吞吞地走到张新杰面前:“新杰,我.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张新杰早已经听不清他们的声音,脑子里一片浆糊,昨天自己做梦还梦见韩文清,一不小心就湿...看着韩文清慢慢地靠近自己,张新杰的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,嘴巴张了张,准备说出什么时,韩文清猛地抱住他
,听着韩文清温柔却又不失霸气地声音,张新杰软了软了腰:“新杰,你不知道你红着脸张嘴的样子有多迷人,真想狠狠地把你藏起来,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的样子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两个在烟雾中抱了许久,张新杰才反应过来,想推开韩文清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,韩文清低下头看着想推开他的张新杰,挑了挑眉:“嗯?”张新杰再一次红了脸,小声地看着韩文清一脸满足的样子说:“队长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韩文清松开张新杰,转过身去深呼吸了几下,张新杰感受到自己离开了温暖的怀抱,心里空落落的,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失落,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却感受到身子猛的一晃,发现韩文清用力的按着自己的肩膀,“咳咳...”韩文清老脸似乎红了一下“新杰,我给你说个事。”张新杰莫名其妙的看着韩文清:“怎么了?霸图出什么事了么?”韩文清像是没听见张新杰的问题,深深地又吸了一口气,俯下身子,对着张新杰的耳朵吐了一口气:“张新杰,我喜欢你,很久了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新杰的耳尖猛的一红,想把手抬起来却又不知道放在哪里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只好红着脸抬着头对韩文清说:“队长,你说什么呢...”韩文清的呼吸猛的一窒,晃了晃身体,看的张新杰心里一阵刺痛,“新杰,你不喜欢我么...我就知道...”“不!我没有!”张新杰猛的大喊一声,呆滞了下来,韩文清失落的眸子重新泛起光来“那么,新杰,你是喜欢我的咯?嗯?”“啊?”张新杰还没回过神来,韩文清又笑着重复了一次“新杰,你喜欢我么?你喜欢韩文清么?”张新杰下意识地点点头,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我喜欢他,很喜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韩文清痴痴地笑了起来,张新杰听到韩文清的笑声才回过神来,迷茫的看着韩文清,不知道他为什么笑,却又想起来自己刚刚说的话,脸上红的滴血,正准备低下头时,发现自己的下巴被一根手指勾住,抬起头,张开嘴巴准备说什么时,韩文清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张新杰的嘴巴,一吻过后,张新杰已经窒息的全身发软,倒在韩文清的怀里,一根银丝在空气中若隐若现,“新杰,你真甜。”韩文清看着靠在自己怀里轻微喘气的的张新杰,小腹一紧,眼眸一暗,猛的抱起张新杰准备离开训练营去张新杰的房间,就在这时门开了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昏昏欲睡,靠在喻文州的怀里,看着韩文清抱着张新杰时,猛的一跳,“哟哟哟!这什么情况这是,你们两个?”推开喻文州,往韩文清和张新杰走去,喻文州眼睛一暗,心里想着:看来还是太温柔,又看了看正围着韩文清和张新杰打转,嘴里说个不停的黄少天,摇摇头,果然还是太温柔了,走上前去,提着黄少天,对着韩文清道了一声:“恭喜”韩文清略微的点了点头,抱着张新杰向他的房间走去,此时喻文州低着头对着在自己手中的黄少天笑了笑:“我会给叶修请假,看你这样困的份上,我们还是回房间好!好!休!息!”黄少天猛的一缩,“不不不!队长!我知道错了”可惜喻文州已经提着黄少天往房间走去,并没有低头看着在自己手里苦苦求饶黄少天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从旁边的小楼梯下来,看着渐行渐远的四人,吸了一口烟,“一天还长着呢,要不我去炖点老鸭汤给新杰和少天补补?累坏了怎么办?”嘴里这样说,却止不住向方锐的房间走去....
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 emmmmm....